<div id="tnvnv"><track id="tnvnv"></track></div><dl id="tnvnv"><form id="tnvnv"></form></dl><div id="tnvnv"><thead id="tnvnv"></thead></div>
<div id="tnvnv"><thead id="tnvnv"></thead></div>

    1. <div id="tnvnv"><thead id="tnvnv"></thead></div>
      <dl id="tnvnv"><em id="tnvnv"></em></dl>

          新華社:公園城市生態價值轉換的“成都探索”

          2021.08.18

          分享到:

          鄰江不見江,開門不見景——張紹蓮的房子就在成都錦江邊上,不過由于是一樓,窗戶正對2米多高的圍墻,有江景房之名,無江景房之實,“以前要去江邊散步,先得走出小區,再從小區外面繞回來。”


          圖片1

          去年9月,成都市金牛區星輝中濱河路上的這面水泥圍墻,被打造成了愛情主題景觀墻,還破例允許一樓住戶破墻開口。錦江的美景,終于痛痛快快地傾瀉進張紹蓮的小院。

          不僅如此,圍墻外一段600多米的機動車道,也改為步行道,并設置了多處愛情主題雕塑。改造后,這條老街不僅穿上了“新衣”,還有了新名字——“北門里·愛情巷”。昔日臟亂的街巷,成為新晉網紅打卡點。

          突出“景觀化、景區化、可進入、可參與”,星輝中濱河路的變化,正是成都公園城市建設眾多場景之一。這場踐行新發展理念的行動,讓越來越多的成都人收獲了綠色福利。

          蜀地多云霧,成都人出了名的愛曬太陽。今年春節,就地過年政策的引導加上良好的天氣條件,約有800萬市民走進公園和綠道,享受悠閑的綠色時光。

          “我們搬過來的時候,公園還沒有建起來,感覺挺荒涼的。現在可好了,很多人來這里遛娃。”全職媽媽李木子幾乎每天都帶著8個月大的女兒,到家附近的江灘公園散步。她的丈夫是一位程序員,在不遠處的天府軟件園上班。

          這對外地年輕人相識于校園,畢業后雙雙選擇留在成都。得益于建在家門口的新公園,前幾年買的房子也漲了不少。

          易美芳也舍不得這個公園,盡管搬走已經兩年,她每天仍照例坐半小時公交車回來逛逛,順便在公園邊上的中和大市場買點菜。

          “變化大喲,以前沒建公園的時候,就是一片荒地。兒子加班回家,經常被野狗追著跑。”她笑呵呵地說,現在公園人氣可旺了,廣場舞隊已經沒有了她的位置,讓她羨慕不已。

          江灘公園是成都公園城市建設的另一個場景。從空中俯瞰,成都大大小小1100多個公園,通過一張巨大的綠道網絡緊密連接。過去三年,這張巨網如同不斷生長的綠脈,擴充著成都平原的綠色版圖。


          圖片2

          這張巨型網絡,就是成都規劃建設中的天府綠道,全長1.69萬公里,相當于13條京滬高速鐵路線。目前已累計建成4400多公里。

          “成都正通過五個重大生態項目來構建公園城市形態:加快建設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打造城市‘綠心’;加快建設大熊貓國家公園打造生態‘綠肺’;加快推進天府綠道體系打造城市‘綠脈’;加快建設133平方公里的錦城公園,打造城市‘綠環’;擁有48公里河道的錦江公園,將打造成城市‘綠軸’。”成都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副局長謝玉常說。

          “五綠潤城”的每一個項目,都是世界級的生態工程。其中,圍繞成都中心城區繞城高速兩側500米范圍打造的錦城公園,面積遠超紐約中央公園、倫敦海德公園、巴黎盧森堡公園,串聯起眾多城市公園、郊野公園和城市綠地。綿延100多公里,僅新建的上跨橋梁就有78座。

          成都從2018年開始進行公園城市建設,但基于生態保育和生態廊道保護,早在2008年,錦城公園所在區域便停止開發,同時大刀闊斧地拆違。

          成都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綠道處處長吳本虹說,之所以花大力氣保護這條生態環廊,就是拒絕城市攤大餅式發展,保證這條環廊上7個自然通風口的暢通,讓成都能暢快“呼吸”。

          如今,或漫步或騎行,選擇距離最近的天府綠道,就能穿梭于各個公園景區,成都人“神仙日子”因此多了一道時尚注解。

          成都興城天府綠道集團董事長康瑛,被業內稱為天府綠道“當家人”。她經常遇到相同的提問:建設如此龐大的公園綠道,錢誰出?賬怎么算?

          “以城市品質價值提升平衡建設投入,以消費場景營造平衡管護費用。”她如此作答。

          以錦城公園為例,周邊可開發土地3.2萬畝。公園生態價值得到釋放后,每畝土地保守溢價100萬元,算下來就是320億元。從每畝土地溢價中提取一定比例,進入專用的“綠色賬戶”。

          成都還正探索“綠道+”“公園+”模式,營造生態消費場景。僅今年春節期間,錦城公園園區商家營業額就超過1000萬元。

          此外,每年約有160多場公園綠道活動在錦城公園舉辦,主題涉及科普、文化、音樂等。2020年盡管受疫情影響,但仍吸引了超百萬人參與,上千萬人關注……

          這位“當家人”認為,不能只看到土地溢價和消費收益,公園城市建設正吸引更多年輕人留在成都,加速城市功能優化和產業變革。

          康瑛曾接待過一位前來成都考察的世界500強企業負責人,“當時是周末,錦城公園里很多人跑步。這位高管看到之后觸動很深,說他們德國總部邊上就有一個公園,員工也經常去跑步,這個場景似曾相識。”最終,這家企業選擇了落戶成都。

          生態價值轉化是公園城市發展的核心機制,筑景聚人則是成都對于這一機制的實踐認知,也是成都人算的一本生態大賬。

          登上成都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的標志性建筑——丹景臺觀景平臺,如果天氣晴好,向東眺望,正在建設的天府國際機場盡收眼底。今年春節,丹景臺人氣爆棚,主管部門連發九天限流公告。

          “一年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在我國眾多歷史文化名城中,少有成都這樣3000年未易城址,2500年未改城名的。但是幾千年來,成都始終在西部龍門山脈和東部龍泉山脈之間騰挪。

          為破解環境資源約束,打開城市發展空間,成都開始實施東進戰略,跨越龍泉山,從“兩山夾一城”拓展為“一山連兩翼”。由此,龍泉山也從生態屏障升級為城市“綠心”,城市格局也迎來千年之變。

          “和西部龍門山相比,龍泉山生態本底相對較差。過去三年,我們一直在植樹,累計增綠增景超過14萬畝。”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管委會干部鄧云木既有壓力,更有動力。

          站在建設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和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兩大戰略交匯點上,龍泉山的生態支撐功能被持續看好。根據規劃,1275平方公里的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優先開展生態保育,同時加快休閑新業態培育,推動生態價值向經濟價值、生活價值轉化,成為“世界級品質的城市綠心、國際化的城市會客廳、市民游客喜愛的生態樂園”。

          從空中俯瞰丹景臺,形似一只眼睛,因而有了一個氣派又獨特的別名——“城市之眼”,觀景平臺的正中位置,有一個大型的“太陽神鳥”造型裝飾,這只享譽中外的“太陽神鳥”,象征著三千年古蜀文明的傳承與生長,也見證著成都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展翅騰飛”。

          地鐵修通了,旅游環線連接了,人流量持續不斷,商機自然跟進。“我們曾計劃引入一家國際知名咖啡品牌,對方上山考察后認為太遠太偏。不過前段時間,他們卻主動上門尋求合作……”鄧云木說。

          張紹蓮住上了遲到多年的江景房,樓上的鄰居則住上了期盼已久的電梯房。當地在為一層住戶打開圍墻的同時,為整個老舊小區加裝了電梯。

          張紹蓮由衷地說,“政府部門把外部景觀打造好,我們也要把自己的小環境打造好。”這位熱心市民主動響應號召,把自家客廳貢獻了出來,無償提供給游客使用,如今成了遠近聞名的“城市會客廳”。

          社區活則城市活。將生態價值轉化為社區治理效能,類似創新在成都不斷涌現。

          2400畝的湖區周圍,散落著不同風格的住宅樓;清澈的湖水倒映出湖畔和草坪,以及錯落其間的休憩場所。走進成都天府新區麓湖公園社區,會讓人產生錯覺:到底是社區建在了公園里?還是公園建在了社區里?

          居民劉敏輝退休前是一名文藝工作者,在社區藝展中心,她笑盈盈地向到訪者介紹各種社團活動。講解結束時已近中午,“我要坐游艇回家做飯啦,歡迎大家常來做客。”她笑著說。

          一湖碧水是這個公園社區的靈魂,滿足了成都人對枕河入夢依水而居的美好想象。“環境沒得說,就是擔心開發商撤走之后,湖水會不會變成一潭死水?”社區居民羅艷霞說。

          擔憂并非多余。2400多畝的水域,房地產開發企業每年用于水質維護的費用高達3000萬元。樓盤開發結束后,誰來為這優質水環境買單?

          麓湖公園社區黨委書記王燕也開始了提前謀劃。在她看來,環境維護要靠人,現在社區正在組織各種不同的水環境保護公益活動,讓社區居民定期參與種植水草、在河邊撿垃圾等,保護生態將逐漸成為居民的新時尚。

          “我們還正在探索黨建引領下的社區基金會模式,目前累計捐贈總額超過了1500萬元。”麓湖公園社區黨委副書記徐棠棣說,“漁獲節、龍舟賽、水上劇場……基金會每年會組織500多場社區活動,借此打造公園社區品牌,提升了社區吸附能力。”

          徐棠棣表示,吸附的不僅僅是捐贈,更是居民對于美好家園的價值認同。

          長期關注公園城市理論實踐的四川省社科院黨委書記李后強認為,成都基于公園城市建設,構建黨建引領下的社區治理體系,是對治理現代化的有益探索,也是公園城市建設值得推廣的經驗。

          “我對成都公園城市的前景非常有信心,因為它符合成都經濟社會發展的規律,滿足了成都人對于高品質生活的需求。”李后強說。

          春節前的一天,陽光明媚,不時有路人在張紹蓮小院門口探頭張望。“我電視上見過您,特地過來看看。”“快進來坐坐,就跟回家一樣。”張紹蓮笑著招呼。

          從公園城市建設“首提地”到“示范區”,或許這就是成都應有的城市氣質。

          圖片3

          qzdsp1.aqq官方下载